• 彩票计划聊天室

    更新时间:2019-04-01 20:00:00本章字数:2087字

    Part 1

    31.

    X精心打扮后趁着夜色离开摩天顶楼的密室。

    X约了R夫人在‘半人马A酒店’碰面。X和R通话完毕后,手里依旧握着话筒。她还想拨给另外一个人,但他此刻不在电话旁。X只好死心。有一阵子未见到‘灵犀阳阳’了,X有些怀念这只曾和自己相依为命的小家伙。不久,X来到‘半人马A酒店’预定的房间里等候R.

    约半个小时的功夫,R风尘仆仆赶到了‘半人马A酒店’。她轻轻敲响了ZM-1921-MZ房间的门。

    “谁啊?”

    “是我,R夫人。”

    X从猫眼的瞳孔里窥视到R那张充满欲望的脸,这才放心地敞开门。

    “能再次见到你真好。”R异常激动地抱住X感叹道。

    “我也是。一切都还好吗?进来坐下,我们慢慢聊。”

    X帮她脱了围巾和外套大衣挂到衣帽架上。

    “最近真是糟透了,真是无法形容……幸好,今天见到你了,要不这又将是凄风苦雨的一天。”R看上去满脸沮丧。但这种愁苦并未遮盖住R身上那种与生俱来的内在美,甚至可以说:某种深陷难以自拔的遭遇无形中为这个女人的气质润了色。

    “要点什么?咖啡或是白兰地。”X建议道。

    “现在还早,来杯咖啡吧。”

    X拨通了酒店前台的电话,让侍者送两杯咖啡和一些甜点饼干上来。

    “我以为从此再也见不到你了。”R缺乏自信地说道。

    “为什么?”

    “一面之缘。女人的直觉。”

    “显然,这次你错了。我们又见面了。”

    “是啊。人老了,直觉也不总是准确无误。”

    “对了,那天早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X低声低语地问道。

    R正要开口回答,酒店侍者在门外敲了门。咖啡到了。X让侍者将手推餐车推走,她径直端上盘子放到茶几上。关好门后,坐到沙发椅上,和R一起边啜饮咖啡边聊发生在‘良木酒店’的事。

    “那天早上……真是惨不忍睹,野蛮,暴力血腥。”R夫人极度愤慨地迸出一串听上去不那么舒服的词:“当我赶到‘良木酒店’的时候,我看到u的尸体被人从灵柩里拖了出来。全身赤裸,身上盖着一块临时找来的白色床单。他原先穿的服饰被莫名其妙撕成条状弃在一旁。从未见过如此情景的酒店服务人员全都吓坏了,他们蜷缩成一团挤在一起等待久久未到的警察来捍卫正义及驱赶走知情者内心的恐慌。而更令人触目惊心的是,u的颈部。他那失去了头颅的颈部边缘呈现出曲曲折折山路般崎岖的皱褶。我觉得那是一个野蛮人干的,且手法极其拙劣。那种不高明的手法让人不禁怀疑,即使是针对死者,这种显而易见的卑劣行迹亦会使一个刚刚离世的灵魂痛处不已。残忍。无缘无故的残忍。我不敢多看一眼,直到警察来到现场。”R的语气中透出急切。

    “那么,后来事情有进展了吗?”

    R夫人略一沉吟,遗憾地说道:

    “他们要我回去等候消息。在我看来,案情的告终遥遥无期。无奈之下,我只能拖人在黑市的‘器官典当屋’里购买一枚‘终生制头颅’衔接在u身上。随后,将其安葬。”

    说到这,R夫人早已痛心疾首、泪流满面。X过去拥抱她,无声地安慰她。

    “什么是‘器官典当屋’,还有‘终生制头颅’?”X疑惑不解地问道。

    R放下手中的咖啡杯,冷静下来解释道:

    “其实,这一直是一项见不得光却又是路人皆知的勾当。‘器官典当屋’俗称‘黑暗之窗’。招揽兜售或捐赠器官的人也称‘掮客’。掮客们把生意拉到‘器官典当屋’,而‘器官典当屋’又为下家提供服务。下家,即那些排着长长队伍等待器官移植的人。无论是兜售或是捐赠器官的人通常是些在生活中一无是处的人,他们向‘掮客’索取低廉又毫无尊严的价格以出售自己的一个肾或是一块眼角膜。很大程度上,他们别无选择,要不明天就得饿死。相反,那些‘器官典当屋’屋主手里所持的器官所需名单上的人则大多是有头有脸过着体面生活的人。他们除了过自己的那一份以外,还试图用金钱购买另一次生存的机会。器官的收进价格与售出价格存在着严峻的差异。这也是为什么业内人士称其为‘黑暗之窗’的原因。”

    “所以,他们还贩卖人体头颅?”

    “当然,‘黑暗之窗’里无奇不有。从头发、牙齿到心脏、头颅,甚至还有性器官,只要能出得起合适的价位便能满足顾客任何的需要。须知,黑市是一个极其特殊、非常规的场所。‘黑暗之窗’也可以说是‘无所不能之窗’。据说,这其中还不乏一些从职业杀手手中购买到的器官。这些器官一旦流入‘黑暗之窗’便成为永远的谜。至于,之所以是‘终生制头颅’。那是因为,‘黑暗之窗’推出了‘租赁器官’的概念。你可以付一段时期的价钱,或是终生拥有的价钱。顾名思义,一段时期的价钱,意味着:到头来,会有人找上这个人,并从这个人身上取走本不该属于这个人的器件。就像从一台机器里头抽走一轮转轴一样简单。当然,你若想续用,只需续约加钱即可。”

    “听上去,有些可怕。”

    “是呀,我也是托人去办的。尽量不要接近那扇窗。”

    R夫人看上去表情平和了些。

    “那么,你今后有何打算?”

    X突然问起了一个古怪的问题。然而,R夫人毫无隐晦地答道:

    “我想尽量把u的图书馆保存下来。我完全相信这也将会是他的心愿。另外,我租了一片花地,指望着种些郁金香和紫罗兰。那是我多年的心愿。我觉得只有在花卉盛开的鲜艳里,我才能找到生命存在的价值和意义。”

    说到这,R夫人笑了起来。

    继续讲道:“这真是让你见笑了。我就是一个随心所欲的女人,惯了。从花卉存在的自然中寻找到激情,是我年轻时候便养成的一种特殊方式。”